第320章 出手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萬古妖獸之王 第320章 出手
(小說屋 www.idiutt.com.cn)    當首次發現胡嘯一行的行蹤之后,更多的線索開始被秦平掌握℃著秦平在島上馴服的猛獸羽蟲越來越多,對于整座島上的情況了解的越來越深刻,對于胡嘯一行的行蹤線索也了解的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在秦平心中,他們的活動范圍開始呈現出來,越來越清晰。

    如今秦平甚至已經能夠確定他們的營地位置。

    入得寶地,那批獸魂師是不會安靜呆著的“找各種珍貴藥材、天地寶物,獵捕各類珍稀猛獸,幾乎成為他們的日常工作。

    為了不打草驚蛇,秦平始終都只是在隱秘的行動。

    一百多位獸魂師,如果警覺起來,抱成一團或者四散逃開,都會是件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秦平決定逐個擊破。等到時機成熟,再行一網打盡。

    月色下的龍淵島顯得十分神秘,高大的樹木形成遮天蔽日的冠蓋。冠蓋之下,是一片幽暗,仿佛另外一個世界,冠蓋之外的世界,月滿乾坤,月華氤氳。

    巨大的樹木如同一根根天柱般聳立,在視野中充滿層次感的分布著。

    秦平宛若無聲無息無色無相的幽靈一般在森林中游弋←的獸群在此刻紛紛出動,形成一張巨大的網。胡嘯一行,就像是一些小魚兒,正一點點被兜入網中。

    修羅之眼暗暗催動,即便是這樣復雜的環境,對于秦平而言也沒有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遠方傳來低低的獸吼,某頭猛獸正在警告來者,捨雷約旱牧斕亍>藪蟮氖鞔災希啄裾歡歡畝拙嶸彝罰蜒白帕暈鎩4笊咴謔鞲繕向暄眩奚尷⒌男兇摺?

    各種各樣奇怪的聲音細碎的響起,忽遠忽近,讓整座森林顯得異常詭異。

    猛然之間,秦平的野性之心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他麾下的某頭猛獸,發現了一批獸魂師,應該是一個獵獸的小隊∝平給它們下達的命令就是,一旦發現人類,立刻發出吼聲,然后發起進攻。

    它們發出的吼聲,將會迅速吸引秦平麾下其它的戰獸。

    以秦平麾下戰獸的水準,對方這種獸魂師小隊很難討到便宜』要稍微拖住片刻,等到其它的戰獸趕來,他們的小隊就會被沖散。

    而那個時候,秦平就會出手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間,秦平已經來到一株巨樹之上,汪在一根離地足有千米的巨大橫枝之上。

    數道龍淵島上的恐怖猛獸從黑暗中奔襲而來,對著下方十三個獸魂師發起進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方的獸魂師感覺今夜的情況非常不對勁,他們居然被圍攻了°足有十頭令人毛骨悚然的強大猛獸,分屬不同的種類,無不是其中的王者,平時見面,肯定要斗的你死我活,今夜居然奇跡般的聯合起來,對他們一行發起圍剿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早已清楚意識到龍淵島的非凡與神秘,但是像這種詭異的事情,卻還是第一次遇上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這些猛獸之王的行為,到底是自發的一致對外,同仇敵愾,還是有某個存在暗中操縱?

    他們沒有懷疑到是別的某個獸魂師,因為他們絕不會相信,一個獸魂師能夠馴服如此多恐怖的古蠻獸之王。

    這些可都是龍淵島上土生土長的古蠻獸啊。

    他們倒是一直懷疑,龍淵島上存在著某種獸王,不是種群之王,也不是種族之王,而是百獸之王。

    只可惜,到目前為止,他們也沒有得到任何線索。

    “我們不可能抵擋這些畜生□么辦?”

    “分開行動,分化它們!”

    “沒錯,趁現在還有機會,迅速突圍!”

    “我們在營地匯合』定要把這可怕消息帶回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方之人,被恐怖的野性威壓沖擊的厲害,心神震顫,野性紊亂,一時之間只能用吼嘯的方式彼此交流。

    秦平在高點之上靜靜的觀察著一切,就像是一位冷峻的獵人,一位專業的刺客。

    一切都和他預料中的劇情一樣。

    想逃回營地?

    秦平直到今夜才終于開始出手,豈會給他們任何機會!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些獸魂師動了,開始分頭行動。

    秦平暗暗吩咐下去,命令下方的戰獸各自盯緊一個目標。而他則在第一時間鎖定那三位多出來的獸魂師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獸魂師的速度很快,可以飛行,但是古蠻獸之王同樣可以←們一分開行動,圍攻他們的猛獸同樣分開行動,居然一對一的追殺而上。

    場面登時就變得混亂起來。

    秦平身形一晃,如同一尾靈動的魚兒一般在空中游弋,忽然認準一個方向,當空疾掠而下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這一下動作猛烈,登時引起那位獸魂師的警覺,隱約之間,似有感知。

    秦平的身影悄然從這獸魂師背后樹影中走出,看著對方的背影,向前緩緩的走去。

    那個獸魂師肯定已經感受到強烈危機感,秦平甚至看都他后脖子上冒起的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可惜他就在他身后靠近著,無聲無息無色無相。

    那個獸魂師沒能發現任何端倪,在原地警惕的旋轉了好幾圈都一無所覺』而,握的感覺卻來的愈發恐怖,令得他渾身一陣惡寒。

    他沒能發現端倪,只能就此離開←知道,恐怕只有迅速返回營地,他才能真正感到安全。

    恐懼,比利刃更傷人。

    那無可尋覓源頭的握之感,讓他感到異乎尋常的痛苦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就在他準備逃離之時,忽然有一道聲音在他背后非常近的地方響起∏種聲音他并不陌生,不正是腳步踩上枯葉發出的聲音么!

    等等,腳步踩上枯葉?

    哪里來的腳步?

    誰人在身后?

    他的雙眼在瞬間瞪的渾圓,渾身力量猛烈提聚,身上在瞬間耀其璀璨刺目的光華,一身力量提聚到極限,撐起最強防御的同時,也已做好最為兇殘的進攻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不過是在瞬息之間完成。

    嚯!

    他猛地轉過身,透過面前一道神秘的紫色晶球,隱約看到背后有著一道模糊的人影,根本看不清任何細節,因為一切發生的太快。就在他看見之時,那顆晶球已經擴大千百倍,瞬間將他籠罩在內。

    感受到那些紫色的雷電,他心中終于明白真相。

    ——那個殺神,他……來了!

    秦平抬手一抓,將那晶球拘入掌中,身形一晃,從此地消失不見。禁錮此人,不過是一切的開始罷了!

    胡嘯感覺最近一個月來,他們的噩夢降臨了。

    短短一個月間,他們減員了一百余人。

    現在僅僅只事四十七個。

    原本一百多人的隊伍,如今居然就只事四十七人。

    那可都是獸魂師啊,放在以前,足以來回橫掃整個山乎國一百遍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這座島上,就在短短一個月間,他們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胡嘯再也不敢離開營地,老老實實的當著豬倌,哪怕渾身已經臭的令人發指,他也渾然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離開營地的人,再也沒有回來。

    好像營地之外,有著一個無形的幽靈一般,任何脫離大群體的存在,都會在無聲無息間被吞沒。

    到底是為什么?

    他們居然到現在都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他們面對的是什么?

    他們到現在同樣無法確定。

    是龍淵島上的獸王嗎?

    他們是這樣懷疑的≈在,他們已經被包圍了。大量的兇殘猛獸晝夜不息的游走在營地之外,天上地下,各種種類。

    他們被困住了!

    他們陷入了絕境!

    到底該怎么辦?

    怎樣薄小命?

    怎樣逃離這個該死的地方?

    薛儀已經沒有任何辦法。

    他們做過了一系列的嘗試,可惜全部都以失敗而告終。隊伍中最為英勇無畏,最為大公無私的存在,已經在試探的過程中死無葬身之地,或者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他們在等支援,可是來自葉的寶龍帝國的航船在哪里?沒來!昨天沒來,今天沒來,無數個接踵而至的明天也沒來。

    “是獸王,一定是龍淵島上的獸王!”

    胡嘯的聲音有些顫抖,發出歇斯底里的聲音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事的四十七人正在商議對策,緊緊抱團,再也不敢分開。

    因為胡嘯身上充斥著豬糞的惡臭,所以被這四十六人排斥在外,遠遠的呆在下風處。

    胡嘯的心情是崩潰的,甚至已經絕望透頂◎為他太臭了≮早就已經預感到,這些人很可能會拋棄他←的惡臭,根本是無法掩飾和消弭的$果帶上他,眾人走到哪里臭到哪里,如何還能夠擺脫追蹤呢?

    而如此之臭的存在,能夠在龍淵島上一個人活下來嗎?

    胡嘯心下可是一點兒底都沒有←很清楚,他一旦被拋下,那么十之八九會死在島上,活下來的機會非躊茫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心思被秦平所知,那么秦平一定會嗤之以鼻,明確的告訴他,他活下來的消一點兒也不渺茫,因為他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“現在正是一個機會!”

    薛儀的聲音低緩的響起,掃視眾人道:“那些圍著我們營地的猛獸正在一天天的退去!我想,我們愿意和平撤離龍淵島的意圖已經被那位神秘的獸王知曉↑似乎并不想趕盡殺絕!如果局勢不發生什么改變,等再過兩三日,我們就能夠離開這里了!”

    這是眾人普遍的意識,雖然的確飛禽猛獸正在陸續離開,但是畢竟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這些猛獸飛禽的離開,是要放他們一條生路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如果這是一個圈套呢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了異議,對于離開這件事,內心非郴底氣。

    如果是圈套,在他們出島的過程中,鬼知道會發生怎樣的恐怖之事!

    另外也有人建議道:“我們聚集在一起,那些飛禽猛獸明顯不敢來犯〕然走動,不確定因素太多∫也不建議冒險≮這里等著,等到寶龍堂的后續力量趕來,我們再一舉殺出去,才是比較穩妥的辦法!”

    一時之間,這個四十七人的小團體內部,意見出現分歧⌒些人覺得等下去死路一條,與其等待著不知道何時到來的支援,不如采取主動,抓住眼前機會趕緊離開⌒些人則以為,不能繼續冒險,應該等支援到來。

    他們的談論,完全乃是在通過心靈的交流完成。

    旁邊的胡嘯只能干瞪眼看著,什么也不知道,可憐兮兮,如同一個傻鳥。

    秦平在暗中靜靜觀察著這一切,過了許久才悄然離開。

    他最近確實遇到了一些麻煩,因為這座島上真的存在著一尊獸王◎為秦平大量馴獸,人為的因素參與進來,已經對島上的生物格局造成一定的影響。

    整座島上,曾經的平衡狀態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神秘的獸王洞察了這一切,果斷開始發威,撥亂反正。

    秦平麾下的戰獸受到嚴重影響,不得不各回各的領地$果拒不聽命,那么就會遭到鎮殺。

    秦平并不想損失這批辛苦馴服的戰獸,所以只得讓它們遵從獸王的命令行事。

    對于薛儀等人來說,眼下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離開龍淵島的機會☆起碼,秦平對他們的威脅性降到了最低×于說那尊獸王會對他們采取怎樣的行動,卻不是秦平現在可以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龍淵島上的獸王,居然是一頭風暴龍鷹嗎!”

    秦平暫時離開了薛儀等的營地,站在高高的樹干之上,透過樹蔭之間的一些空隙,清晰看到一頭黑色巨鳥在上空翱翔盤旋,如同無上君王在巡視它的領土,身形壓的很低。

    地面上不是發出一道獸吼,顯然天上獸王的權威不是絕對的,地面上仍然存在一些強橫的存在對其略有不服。

    只可惜,它們終究不如稱霸天空的風暴龍鷹。

    在天空中戰斗,它幾乎是無敵的,即便降落到地面,對上龍淵島最為兇猛的走獸,也起碼有五六成的勝算∧怕一時失利,也能從容飛走。

    地上走獸雖然有不服者,但是根本沒用◆非有重大突破,它們根本不敢發起挑戰。

    那天上的風暴龍鷹,體色森寒,宛若寒鐵打造一般,翼展足有三百米,首尾長度五百米,生著一對金色龍爪,裹挾著龍威,野性威壓極為霸烈,就算是古金龍魚王對上它,也不會有什么勝算。

    此鳥,秦平目前也很難對付,更別說是馴服之。

    可問題糾結的地方恰在于此◎為這頭風暴龍鷹明顯是在搜尋秦平的蹤跡≮它的判斷中,胡嘯、薛儀一行只是不速之客而已,想要消滅并不難,可是秦平卻截然不同,正在動搖它的王者地位。

    秦平在島上大肆馴獸這件事,已經引起此鳥嚴重的不滿。

    但凡秦平及其獸群出現過的地方,風暴龍鷹必然尾隨而至。好在秦平隱匿的足夠好,此鳥始終搜尋未果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秦平要對胡嘯、薛儀等出手的話,勢必就要顯露出來,免不得是一場大戰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如何能夠瞞得過風暴龍鷹的感知?!

    所以說……

    “看來要殺這群混蛋,居然得先降服這風暴龍鷹么?”

    秦平心中念頭閃過,感覺事情還頗有些棘手。不過,此鳥他必然會要馴服的,因為他身懷山海九變訣,其中有一變,就與此風暴龍鷹有關!

    萬古妖獸之王 最新章節 第319章 3出手網址:

    小說屋 www.idiutt.com.cn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萬古妖獸之王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萬古妖獸之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萬古妖獸之王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魔道祖师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