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體內寶氣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麻衣相師全部章節 第304章 體內寶氣
(小說屋 www.idiutt.com.cn)    一股子煞氣鋪天蓋地的席卷了過來,程星河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也“臥槽”了一聲:“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只聽“嘩啦”一聲,身后的靈位跟骨牌一樣,直往下掉,與此同時,我們腳底下也跟著顫栗了起來,儼然跟發了大地震一樣。

    江家人全慌了,熙熙攘攘沖著外面就跑,可頭頂開始往下墜東西——那天花板雕梁畫棟,掛著很多宮燈瑞獸之類的裝飾品,眼下,也下雨似得,直往這些江家人腦袋上砸!

    這下子,大人哭,小孩兒叫,保鏢們忙,場面亂成了一團。

    輩分高的大呼小叫,讓我們這倆吃陰陽飯的趕緊想辦法。

    都到了這個份兒上了,還能想什么辦法?跑吧!

    這個祠堂確實又大又壯麗,但逃跑的時候,每個人都嫌這個地方太大——好像跑了半輩子,也沒跑到門口。

    江景也十分狼狽:“都怪那個干親在里面搗亂,不然我早就抓住那個東西了!只要抓住了那個東西,何愁咱們家的小輩出事兒——五行精比千年人參還要厲害,一塊皮肉就能把命給續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你他娘橫插一杠子壞了事兒,又賴上我了。

    程星河一邊躲著腦袋上掉下來的東西,一邊還忘不了吐槽:“七星你就是塊磚,哪兒有需要往哪兒搬!”

    我哪兒顧得上回嘴,一把將白藿香拉過來,抬胳膊給她擋上面掉下來的東西。

    白藿香的臉一下就紅了,但她沒再跟我抬杠,而是很乖順的靠在了我胸口,像是一點也不怕。

    她膽子還挺大。

    江總身邊的保鏢動作跟我一樣,給江總當人肉保護傘。

    而江總一把拉住了我:“弟弟,你快想想辦法,咱們一家子老小都在這里,真要是出了事兒……”

    真要是出了事兒,那自然就是團滅。

    眼瞅著江家人還有幾步就能出門口,可就在這個時候,只聽“轟隆”一聲,頭頂精美的天花板就要整個塌下來了!

    這下死了。

    我當機立斷,就把白藿香推給了程星河,自己殿后,七星龍泉轉過來,用上了海老頭子的行氣,煞氣直直往上一沖,硬是把房頂子的煞氣劈開了。

    爭取了這幾步路的時間,眼瞅著江家大部隊全出去了,房頂子受不住兩道煞氣,才轟然塌下來了。

    我趁著最后的機會沖出去,身后嘩啦一聲,那個祠堂已經成了一片廢墟,靈位什么的,當然已經全被埋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白藿香撲過來,給我檢查有沒有傷口,一邊檢查一邊大聲罵我找死,我沒往心里去,只是暗自心驚——沒想到那個五行精的煞氣大到了這個程度,連祠堂都給轟塌了,簡直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不好對付啊。

    江家是個清貴家族,哪兒受過這種驚嚇,一個個驚恐萬狀的:“祖宗保佑,可算逃出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總也抓住我來回看,眼瞅快哭出來了:“弟弟,你要是為了我們江家,真的被埋在里面,我一輩子都原諒不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我剛想安慰江總,但是一觸及到了江總的臉,我的心立刻就提起來了。

    江總……已經開始不知不覺流了鼻血——剩下的人也是,耳朵,鼻子,隱隱都滲出了血。

    壞了,就算逃出來,煞氣這么一沖,這里的人都得完蛋。

    江景也發現了,臉色死白死白的,立馬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現在看我有屁用,強龍不壓地頭蛇,你們家祖宗都在人家的屋檐下,你可倒好,為了五行精,祖宗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幾個歲數大的弄清楚內情,自然也嚇得不輕,立馬問江景道:“那,那現在還能跟那個東西和解嗎?”

    江景有些尷尬的搖搖頭。

    你說呢,先是鳩占鵲巢,現在連人家元身都想搶,那真是把五行精給得罪的夠夠的,能和解才有了鬼。

    那些長輩知道江景壞了事兒,氣的對著江景就大罵了起來。江景雖然眼神還是不服氣,但是也不吭聲了,寡婦嫂子他們知道了,全大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廢墟之中,幸存的香頭子還在不斷的往下燒,再這么下去,不光大人,那幾個受不住煞氣的小孩兒先得倒霉。

    江總也著急的團團轉:“就還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了,怎么辦啊?”

    江景已經完全被冷落了,他們又圍上來求我。

    我一邊敷衍,一邊轉起了腦子,覺得有件事兒很奇怪。

    既然五行精的本事既然這么大,那他為啥不一開始就把三堂叔給辦了,反倒是拖拖拉拉,從不明真相的江家宗族開始下手?

    瞅著那個五行精也是有智慧的,不像是不分對錯黑白。

    它剛才附在小孩兒身上,說幫它一個忙,就可以讓地,到底是個什么忙呢?

    放眼望過去,大部分江家人因為煞氣的沖擊,開始出現各種不好的癥狀,身體弱的直接躺下了,唯獨老三不見了。

    媽的,這貨難道腿快,還給逃跑了?

    正在這個時候,忽然一只手拉住了我,一個柔弱又急切的聲音在我身后響了起來:“先生,我求求你,救救我老公!”

    老三的漂亮媳婦。

    她拽住我,就往后面引。

    我跟過去一看,只見老三趴在了一塊大碑后面,渾身哆哆嗦嗦的。

    嚯,不是不怕報應嗎?

    我剛想嘲諷他,忽然一愣——奇怪,江家人全都中了招,被煞氣沖了命燈,魂魄都快散了,但是這個老三恰恰相反,他的命燈竟然還是亮閃閃的,中氣十足,更別說七竅出血了。

    這啥情況?

    程星河也看出來了,一拍大腿:“媽的,感情這個老三不是江家人,是抱養的吧?”

    老三聽別的還好,一聽這話,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,指著程星河的鼻子罵道:“你放什么屁?我怎么不是江家人了,不信去驗DNA,老子不姓江的話,跟你姓!”

    剩下一些歲數大的也來作證,說他確實根正苗紅——跟他爹長得一模一樣,不用存疑,把他得意壞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身上也流著江家的血,就算是遠親,那一定也會被波及,不可能這么好端端的,他又不是金剛鉆命。

    我立馬望氣,這一望氣,頓時就明白過來了——想不到,這老三懷里,竟然帶著一道寶氣!

    他懷里有東西?

    我立馬拉了他起來,往他身上摸。

    老三沒想到我竟然對他下這種手,不禁吃了已經,回身一躲露出了一臉厭惡:“你瞎幾把摸什么呢?我告訴你,我可不跟月嬋一樣。我有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你有老婆管我屁事?

    我總算明白,那個五行精要求我什么事兒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立馬說道:“你是不是有事兒瞞著沒說?”

    老三一個激靈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在發慌。

    我接著就說道:“你說謊了吧?你打開的盒子里面,不光是個男童的尸體,應該還有別的東西——那個東西,現在就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老三的腳底下忍不住發了抖。

    周圍的江家人一聽,也都圍了過來,尤其是江景,眼睛也上下掃了下來,一下就亮了:“還真有東西!”

    我趁機說道:“你不就是挖到了好東西,想自己昧下來嗎?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可你為了這個寶物,得罪了那個三眼神仙,現在三眼神仙降災,你自己沒事兒,倒霉的可是其他江家人,都是親戚,你這么做不太厚道吧?”

    這一下,激的江家人義憤填膺:“老三,干親說的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老三越來越慌張:“我也不是故意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聲音越來越大了:“別說,這東西也真是好東西,其他江家人都被煞氣沖了,只有你,毫發無傷啊。”

    本來那些江家人就因為老三弄錯地受還耿耿于懷,一聽老三還留了后手,氣的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,逼過來,就要老三趕緊把寶物交出來——要救,就連大家一起救。

    眼瞅著,那香頭子就剩下三分之一了。

    漂亮老婆也忍不住說道:“老公,要不,你就把那個東西拿出來,給先生看看,也許,能從那個東西上,找到救命的法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老三回頭就瞪了漂亮老婆一眼:“你個敗家娘們,懂個屁?”

    而江景哪兒還忍得住,一把拽住了老三,就卡在了他的脖子上:“三堂叔,得罪了!”

    說著,把老三的襯衫扯開,一只手摁在了老三的丹田上,灌了氣往下一摁,老三還沒來得及反抗,張嘴就吐出了一個東西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idiutt.com.cn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麻衣相師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麻衣相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麻衣相師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魔道祖师小说